登陆 
会员注册
请选择语言
  • China
  • Indonesia
  • USA
  • Brazil
  • UK
  • Italy
  • Holland
  • Spain
  • Portugal
  • Germany
  • Finland
  • France
  • Poland
  • Russia
返回主页
最后更新:
18.Oct.2017

Lilith 2014年末特別專訪(下)
中國新世代視覺系樂隊~Lilith~特輯
BEILI

专栏

RSS
首页 > 专栏 > 中國新世代視覺系樂隊~Lilith~特輯 > Lilith 2014年末特別專訪(下)
----2014年活動回顧及2015年活動展望----


----最近除了新作《ARCADIA》的發售之外,相信大家都集中精力在準備年末年初的專場演出吧?11月在育音堂舉辦的Lilith第七場專場演出,現場氣氛相當不錯的樣子呢,當天好像還演奏了新曲是嗎?
凛:是的,這首新曲是準備放在明年1月24日的專場演出上作為會場限定EP發售的。
(MJP:那壹定是首非常特別的曲子吧?)
凛:其實最初做《ARCADIA》的時候,我們想過要再加兩首曲子進去,我和修羅各負責了其中壹首。碰巧那時候和修羅聊到想做壹些演出用的、讓氣氛更high曲子,所以就有了這首《Mr. Frxxk》。
(MJP:看過現場之後確實感覺是首適合演出的曲子,氣氛很棒。最後為什麽沒有把它加入到《ARCADIA》中去呢?)
凛:主要是因為《ARCADIA》裏既存的那幾首曲子聽起來已經非常順了,世界觀也很完整。而且我們也是第壹次做會場限定發售,《Mr. Frxxk》這首曲子本來就是為了演出而作的,對於來現場看到我們演出的人,肯定是最容易產生共鳴的。和修羅溝通之後,他也很贊同這樣的發售方式。而且這次的EP是純粹的單曲,價格也比較便宜,之前我們的專輯對於普通人來說,購買的時候是需要壹點勇氣的吧......
壹同(笑)
凛:所以這次應該會比較容易接受(笑)

----果然是從各方面來說都非常特別的壹首曲子,修羅這次也久違地參與了作曲,可以從創作者的角度為大家介紹壹下這張新作嗎?
修羅:其實這首曲子很早以前就有了,大概是去年過年的時候吧?在凛家。
凛:嗯,12月31日。
修羅:那次在他家做了壹個開頭,然後就醞釀醞釀醞釀......醞釀了半年(笑)

(MJP:很久呢......(笑))
修羅:嗯,就壹直處於醞釀的狀態,沒著手去做,後來真的開始做了也就壹下子出來了。其實因為我本身是不太擅長作快曲的,之前的《Legacy》也是慢曲,所以想要挑戰壹下,沒想到出來的效果還蠻好的(笑)而且我自己也是喜歡樂器部分做得直白壹點,壹下就能聽懂的那種。
凛:這次的吉他錄音部分,對我來說是個蠻大的突破。因為錄音時候每個人有自己的習慣,我是那種喜歡全部錄完之後再在電腦上作修改的。但這次錄副歌的時候,我彈完後修羅說不行,因為跟之前的東西太像了,我當時受到了壹點打擊......
壹同(笑)
凛:所以後來就在他編輯好的部分裏加了壹些自己節奏性的東西進去。另外是Riff的部分,跟修羅討論的結果是想做壹些讓大家更容易聽懂的東西,樂器部分不要太復雜。後來在做其它電子音的時候大家也意見壹致,希望多加些電子元素進去。所以這次的曲子從開頭部分就給人壹種跟過去的Lilith不太壹樣的感覺,但是聽到中間又會聽出是Lilith,會有壹種安心感。另外這次副歌部分其實有三個旋律,主唱的旋律、上手吉他的旋律,還有壹個電子琴的旋律,雖然每個旋律都不壹樣,但聽起來不會有沖突,非常舒服,這是我覺得這個曲子最有意思的壹點。
(MJP:其它兩位有什麽要補充的嗎?)
樂:我這邊鼓的話......
凛:鼓很難!
壹同(爆笑)
凛:因為這次修羅壹直在搞他嘛(笑)壹般做demo的時候都會先在電腦裏點鼓的部分,那次在我家修羅就壹直在那裏改改改。
壹同(笑)
凛:這首曲子本來速度就很快,我們樂器部分倒不是很難,但對鼓手來說確實有難度。
樂:現在其實已經好了,之前真的快要打他了(笑)而且錄音和實際打出來肯定還是兩回事,想說看壹下實際效果,之後再做後期調整,結果排練時候壹上手就hold不住了(笑)現在因為適應了嘛,也就覺得好很多,但因為速度確實快,就算在打完《X Sense》這樣比較快節奏的曲子之後還是覺得吃不消......
(MJP:看來演出時候真的要特別留意壹下樂的表現了(笑))
鏡華:剛才大家主要講了音樂部分,那我就講壹下曲子的世界觀吧。《Mr. Frxxk》的意思是"怪咖先生",通常我在確定壹首曲子的世界觀之前都會先去問壹下原曲者創作時候的心境。當時修羅就跟我說,有這樣壹個怪人,別人都覺得他奇怪,不敢接近他。事實上他內心非常渴望別人的接近,但別人不敢接近他,又讓他覺得自己很帥,這種特別矛盾的心理。所以我就從這個角度出發,在歌詞中描述出這樣壹個"怪人",他雖然奇怪、卻非常有才華,他不希望別人接近、卻又渴望被理解。然後故事中有另外壹個人,起初TA也和別人壹樣不敢接近"怪咖先生",但慢慢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了解到了"怪咖先生"身上的才華,最終產生了共鳴,成為了和"怪咖先生"壹樣的人。

< . 1 2 3  ... 8 . >

Go to top 回到顶部